朱恒源:从产业重构理解新零售

2018-12-14 15:20

  近日,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和阿里巴巴集团联合主办的“2018看中国:跨界融合新产业”论坛上,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副院长、清华经管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朱恒源教授,从产业重构的视角对新零售做了深入解析。

  

640.webp (39).jpg

 

  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副院长、清华经管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朱恒源教授

  从产品、资源和资本三方面理解新产业

  朱恒源教授说,最近一个重要挑战,就是去解释像新零售这样的新兴产业以及未来更新的产业。这些新产业是怎样发生的?又是怎样形成的?

  朱恒源教授解释,可以把一个新的产业分成三个主要方面,即产品、资源和资本。一个产业围绕一个产品,对应一个需求,围绕需求形成一套完整的价值链,资源价值链各环节一起合作,为终端用户提供产品或服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有一大批投资人,通过促成这一产品或服务的实现来获利。产业链是由产品市场、资源市场和股权市场形成的一个互动整体,围绕着需求来进行资源配置。需求是商业形成的最重要的目的和出发点,它对整体有着驱动作用。

  在这个视角下看新产业,基本上能在产品市场上看到:在某一个时间段出现产业转换时,就出现了新旧产业的交替。大概在1996年,电子商务处于这个产业链最早期的阶段,现在则进入了新的阶段,新的产业可能马上要替代原有的产业,或者说,替代原来工业革命时代的大规模生产、大规模营销体系下的零售。

  从产业重构角度理解新零售

  新旧产业交替过程中,批发、零售这样的体系,会发生根本的变化。这个变化是怎样发生的呢?

  早期,新兴零售只能用冗余资源去满足人们的新需求。比如,早期消费者只能通过到邮局汇款,勉强满足新兴零售的支付需求。随着新的S曲线逐渐增长,新的需求涨得快,原来的需求涨得慢,到了下一个阶段,就出现了“新旧混合并用”的情况。

  2009年两会期间,一个大型零售商的创始人说:“我们认为电子零售依然没有成熟”,这就是“新旧混合并用”的阶段。2009年之后,越来越多的价值链玩家意识到这可能是不可逆转的趋势。于是就从原有的产业范式“叛逃”,去投奔新产业,进而造成原有的产业价值链被解构,围绕新的产业价值链完成一个重构过程。更有意思的是,这个重构完成以后,会有一些原来的产业链的资源转移到新的产业链,它们融合起来,发展出一些新的业态、新的形态、新的价值链。如果比较一下新的价值链和原来的以零售为主的价值链,你会发现上下游的分工、盈利模式完全不一样。而这些不一样,也即意味着新的产业形成,并且基于新的产业形成了新的产业范式。

  这个情况,如果出现在一个行业,它仅仅是整个社会在一个方面的进展,然而,我们高度怀疑:现在所面临的一个范式的变迁,不仅仅发生在一个行业,而是发生在所有的行业。

  产业新旧更替,适时把握机会

  也许有人说,过去所有产业都值得重新来做一遍。这个重新做的过程,就牵涉方方面面,不仅提供了新的业务发展机会、新的业务通道,也会给一些人带来重大的挑战。

  现在都在讨论“某些职业会消失”,这个过程会给所有人带来特别大的焦虑。这个焦虑在于随着新的产业范式的出现,整个产业就会被重新定义。为什么说“被重新定义”是一件特别让人焦虑的事情呢?是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我们对商业认知的舒适区。

  产业研究者关心什么是“新零售”,某一家公司应该归到哪些行业。柯达最早被归为化工行业,因为它是做胶片的。柯达一度想把自己划到电子行业,因为它生产照相机。后来慢慢照相机不作为它的主体业务。因为柯达主要做胶片,曾经有一个非常大的争论:柯达是属于图像行业还是化工行业,或是数字图像行业?这个定义,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定义,更重要的是,它意味着背后整个业务逻辑、产业价值链的环节有了根本的差别。而关于柯达的这个争论还没有清楚,柯达就渐渐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
 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一个商业范式变迁的过程,业界的从业者、领导者,身处新旧范式转换的过程中,关键是要做选择、做决策:是否入场、什么时候入场,以及怎么能在恰当的时机创造新的业态、新的业务模式、新的就业机会。

10秒快速发布需求

让物流专家来找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