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递哥:您满意了,我怎以办?

来源:物流产品网 | 2019-10-10 09:37 | 作者:小梅超凤

  【物联网导读:中国快递稳居世界第一的同时,后方的路却是坎坷崎岖,消费者有消费者的抱怨,快递哥有快递哥的苦楚,亟待解决的是物流的更畅通,新技术的普及,“世上武功,唯快不破”,于快递而言,速度的提升可以更好的平复消费者的抱怨,给快递哥更充裕的时间揽件挣钱。】

  

  小编前言:我也是一名消费者,节前在淘宝购了两件心仪的商品,在地址栏明确标注了“请送上楼,谢谢”,由于节假日外出,北京也正赶上国庆,安保最严的时候,物流延迟也能理解,当我觉得快件应该到了时,一查,却被告知已签收,原来快递员把快件直接投进了快递柜了,感念他们节假日不能休息,的解辛苦,我只好在微信里找快递柜的位置自己去取了(那是三条清道夫,取回后还有一条免强活着)。

  其实细究起来,这真的不能说具体是谁的错,现如今,快递已经普及到各百姓家,有些子女为老人订购些商品,是希望快递直接送上门的,因为不想老人们楼上楼下的跑,要是投到快递柜,那还不如让老人们直接去门口超市呢;然而换位想一想,快递员大多都是自外地而来,他们来到异乡,只是想着能挣更多的钱,回家孝顺父母,抚养儿女,为了节省时间,只好选择把快件放进快递柜。那么,谁能找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式呢?


  接下来,小编带大家看一组数据吧:

  据《中国快递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》数据显示,自2014年起,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连续5年稳居世界第一,超美、日、欧等经济体总和。2018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507.1亿件,全国快递企业日均快件处理量1.4亿件,最高日处理量达到4.2亿件。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,2019年1-8月,中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83.1亿件,同比增长26.6%。2019年9月17日,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表示,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量有望突破600亿件。

  高速增长的快递需求背后,是拖后腿的供给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连续5年下降,这也意味着潜在的快递行业从业者持续减少。艾瑞咨询指出,2020年快递员缺口将达到100万。从业人员缺口之外,是快递小哥的超时工作。数据显示,2016年,超8成的快递员平均工作时长在8小时以上,在电商促销旺季甚至会超过12小时。此外,快递平均单价持续走低、配送费用升高、快递员流动性大,都是悬在快递配送业务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尤其快递最后一百米,似乎一直在挑战快递小哥信心、考验用户耐心。快递最后一百米的尝试这一问题很早就引起了业内人士关注。2010年,中国邮政设立第一台智能包裹投递终端。此后,2012到2015年之间,资本热捧,大量企业纷纷入局。速递易和丰巢,如今的智能快递柜巨头,均是在那时进入赛道。

  艾瑞咨询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,2018年,中国主要企业已投入运营智能快件箱27.2万组,新增近7万组,箱递率达到8.6%。观研天下预测,到2020年,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,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人民币。而快递柜只是末端配送方案之一。此外,各大物流公司旗下的加盟点和驿站、依赖便利店存在的代收点和与物业合作的社区收发点都在尝试解决“快递最后一百米”难题。 于今年9月20日获得数千万A+融资的蓝店,正是借助便利店切入社区快递代收业务。与智能快递柜的巨头割据局面不同,便利店代收赛道显得较为平静——目前大型玩家仅蓝店和菜鸟驿站。截至目前,蓝店已进驻全国100余座主要城市,合作商户及直营门店逾53,000家,累计服务人次超3.1亿。

  现如今,快递柜、代收点几乎已经成为社区和校园的标配。但这些便利目前仍是靠烧钱维系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前五个月,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净利润为-2.5亿元。2017年,净利润为-3.9亿元。去年6月,申通和韵达退出丰巢,宣布不再持有丰巢科技的股权。业内分析称,申通与韵达的退出可能是由于持续亏损造成。而其主要竞品速递易,情况也同样不容乐观。据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发布的《2019半年度业绩预告》显示,今年上半年,公司亏损5000-7600万元,整体亏损主要因对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(即速递易运营方)投资损失所致。事实上,智能快递柜属于重资本投资。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每个智能快递柜成本在5-6万元左右,寿命约2-3年。此外,快递柜企业每年还要雇佣维护人员进行维修和问题处理、要向小区物业交纳场地费。

  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员曹磊认为,快递柜必须要先有规模效应,再在此基础上探索可持续的盈利路线。目前,快递柜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快递员收取、用户超期支付、寄件收费、广告及其他增值服务等几类。其中,快递员支付的快递柜租赁费是快递柜企业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。但《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》规定,今年10月1日起,若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,应征得收件人同意。同时,智能快件箱的运营企业应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,在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。《管理办法》生效后,将包裹直接放快递柜将很有可能导致更多用户投诉,而一旦投诉成功将可能为快递小哥招致罚款。这样一来,原本就处于盈利困局之中的智能柜企业,将有可能更加艰难。“快递代收主要目的是获取流量,进行流量沉淀,所以蓝店的前几年基本都是贴补状态。” 经过4年流量沉淀后,蓝店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试水社区电商。据悉,蓝店目前有两大主营业务,分别是快递代收和蓝店电商。快递代收业务负责持续为蓝店输入流量,而电商业务负责流量变现。通过蓝店公众号进入“蓝店优选”,蓝店电商售卖的商品从新鲜水果到厨卫用具再到进口化妆品,几乎覆盖了全部生活场景。但蓝店方透露,销售最好的还是水果和生鲜。争议不断的最后一百米盈利之外,快递柜与便利店本身也颇受争议。今年7月,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多名蓝店加盟商表示平台存在提现困难的问题。蓝店工作人员则回复说:“之前我们的确会紧张点,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”。 更多的问题体现在消费者一端。“我买了20条活鱼,快递员一声不吭直接给扔小区快递柜里了。”一名消费者吐槽道,“除了顺丰、天猫超市、京东他们会打电话问询外,别的快递都是直接扔快递柜。”此外,因为快递员默认投放快递柜,导致拒签必须得盯着物流,也是受访者抱怨较多的问题。而便利店代收点也存在同样的情况。“现在十米外开一个蓝店,还要出门取,还得关注,还得记得取件码。”百度上有人吐槽道,“在代收前,我们一般都会要求快递员征得用户同意。但还是会出现快递员直接放在代收点的情况。这种情况在便利店和智能柜体都存在,也是影响用户体验的因素之一。”蓝店工作人员这样说。事实上,早在去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就规定了: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、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,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。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。但快递员也有他们的难处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有快递员透露,如果每一单都打电话并送上门,一天挣不了多少钱。而直接放快递柜能节省时间更多地派件揽件。针对这一痛点,菜鸟驿站智能柜给用户提供了自主设置的选项。用户可在菜鸟驿站智能柜、客服或手机淘宝菜鸟驿站官方号等平台进行自主设置,如不同意将包裹存放在菜鸟驿站智能柜,快递员将无法打开柜门。但这一举措对快递末端派送痛点的作用有多大,还有待观察。

  蓝店工作人员认为,《管理办法》很难彻底根治这一问题。“《管理办法》的出台只能说起到一个监督和规范的作用,但行业痛点依然存在。要想真正根治,需要用户、第三方代收平台、快递员多方共同努力。”(数据来源于物流科技)

【声明】物流产品网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,物流产品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如发现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联系小编电话:010-82387008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

10秒快速发布需求

让物流专家来找您